朝鲜王朝历经500余年,而其中400余年的历史中,两班士大夫之间的权力争夺成为王朝的主旋律。从早期的文班、武班到世祖时期的勋旧派、士林派,再到四色党争。两班之间的相互倾轧从未停止,其斗争导致甚至导致国家分崩离析。

1、文武两班

在朝鲜时代﹐两班是士大夫以及其家属集团的代名词﹐然而“两班”一词的含义本身并非如此。在高丽时代﹐将各级官员分为文班(文官)﹑武班(武人)﹐依据各自的等级授予俸禄。由于在朝堂之上﹐文官站立于东面﹐武将站立于西面﹐因此两班又有东﹑西两班的称呼。

而在太祖大王开国之后﹐也承袭了高丽时代的旧制﹐形成了新兴的文班与武班﹐其身份是世代相传﹐成为朝鲜王朝的统治阶层﹐垄断了国家一切的利权。与高丽时代的守旧贵族一般﹐朝鲜时代的两班从建国初期就一直掌握着国家的经济基础。在李成桂的科田制改革中﹐以郑道传为首的功臣从旧贵族手中夺得了土地﹐而建国之后﹐由朝廷以各种名目授予的田地(科田)﹑俸禄(所谓功臣田)﹐以及两班私自圈占﹑兼并的平民田地﹐使得两班财不断积聚﹐而政府税源日益捉襟见肘﹐两班的经济特权造成了国家的贫弱。

世宗时期以来﹐两班农庄的扩展到了无法抑制的程度﹐因为两班的巧取豪夺而失去土地的农民沦为佃农﹐而拥有足够的庄丁﹑奴婢的两班﹐由加速对荒芜土地的开垦﹑并进一步兼并土地﹐两班的财富因此犹如雪球一般越来越庞大。地方上两班鱼肉人民﹐获得巨额田租﹐而上﹐两班也是财大气粗﹐因此造成的朝廷纲纪紊乱﹑社会秩序失调﹐是不难理解的。两班终于成为隔在庶民与王室之间国家的实际统治者﹐王室只可以从两班嘴边的剩饭获取生存的养份﹐因此而造成的王室没落﹐也持续了好几百年。

2、两班分化

前面已经提及到﹐两班的身份是世袭的。但是﹐随着时日的推移﹐两班的人口也随之而增长﹐于是﹐两班内部产生了争斗﹐这是一个两班自身优胜劣汰的过程。朝鲜时代﹐嫡子与庶子的区分非常严格﹐为了控制两班人口过快增长﹐自太宗大王时代起﹐做出了“庶孽禁锢”的规定。所谓的“庶孽”﹐其实是指两班家庭中妾侍所生的后代﹐为了减慢两班的人口增长速度﹐作为庶孽的两班人口﹐沦落为脱离两班圈子的另一个阶级﹐称为“中人”﹐不得享受两班的待遇﹐而只能充当翻译﹑医官﹑捕校等低级基层官员。

而另一方面﹐两班阶层为了保护自己的田产﹐就必然会挖空心思巩固自己的地位﹐朝廷上出现了士大夫争夺有限官职的斗争﹐后来﹐士大夫们个体的矛盾最后上升到门阀的斗争﹐个体的士大夫不得不相继加入到某个集团中谋取利益﹐这就形成了党争。朝鲜士大夫之间的斗争﹐就是由开始的仅仅是不同政见﹑不同理念﹐发展到最后的党派林立﹑不断。党派之争愈演愈烈﹐两班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崩溃﹐同时连带着国家的不断衰败。

朝鲜开国不不久﹐朱子学的分立就已经开始出现。以功臣们为首的勋旧派﹐以及以坚持节气﹑拒绝士奉新王朝的在野士林派。勋旧派以郑麟趾﹑申叔舟等勋臣为首﹐继承了大性理学家权近的道统﹐聚集在汉阳一带﹐故又称为“近畿派”﹐是国家的统治核心。以金叔滋为首的岭南学者﹐则继承了学者吉再的道统﹐坚守对高丽王朝的孤忠﹐成为于勋旧派相对应的士林派﹐又称为私学派。这是朝鲜时代党争开始之前士大夫势力的基本态势。而这一态势开始出现变化是在世祖大王篡夺端宗大王王位后出现。

勋旧派朝臣中因为拥护世祖与否而成两个派别﹕以勋旧派正统继承者自居的郑麟趾为首的派别﹑以不满世祖大王(世祖大王为世宗大王之次子)篡夺王位拥护端宗大王(端宗大王是世宗大王之孙﹐文宗大王之子)的成三问为首的派别。如此细分﹐又可以将不满世祖大王的派别分为以“死六臣”为代表的大义名份派别和“生六臣”为代表的节义派。所谓死六臣﹐即指意图推翻世祖大王﹑拥立废王端宗复位的金文起﹑成三问﹑河纬地﹑李垲﹑朴彭年﹑柳诚源等六人﹐在世祖大王二年(公元1456年)被诛灭。所谓的生六臣﹐是指金时习﹑李孟专﹑成耽寿﹑赵旅﹑元昊﹑南孝温等六位不满世祖大王篡位而淡出官场的士大夫。

士大夫的门阀之争越往后就愈演愈烈﹐与勋旧派对立的士林派步入朝廷之后﹐士大夫的斗争又空前激烈起来。成宗大王时代(15世纪后半叶)﹐士林势力踏足朝廷﹐在朝廷急速地推行符合士林派施政理念﹑而与勋旧派方针利益相悖的改革﹐勋旧与士林的矛盾难以调和﹐最终在燕山君时代引发了一连串的“士祸”﹐联绵不断直到明宗大王时代。在此五十年间的士祸当中﹐屡次遭受打击的士林势力﹐在朝廷形成朋党﹐于是﹐士大夫的斗争又上升到党争阶段。

党争阶段的门阀特色﹐是所谓的“四色”(南人、北人、老论、少论)。而四色门阀总括起来属于东人与西人两个系统。宣祖大王初年(16世纪末)﹐由于争夺朝廷的职位﹐引发起沈义谦和金孝元的矛盾。吏曹参议沈义谦因为反对金孝元叙任吏曹铨郎的要职﹐而与金孝元反目﹐从而形成了以金孝元为首的东人党(金孝元家宅位于汉阳东面的干川洞)和以沈义谦为首的西人党(沈义谦家宅位于汉阳西边的贞洞)﹐此后﹐东人与西人居然成为世代相传的门阀区别﹐延续到士大夫的子孙后代。在东西两党分立的初期﹐

东人党占据了的主导地位﹐长期掌握朝政﹐将西人排斥在外。因此﹐在执政圈子当中自然也会分立出不同的派系﹐这种分立如同细胞不断在执政派别中持续。宣祖大王二十四年(公元1591年)﹐以王世子册立的问题为导火线﹐引发了东人党内稳健派和强硬派的对立﹐即是所谓的南人党与北人党。倭乱结束之后﹐北人党掌权﹐于是又分别分为大北党于小北党。此后﹐支持光海君(李珲)即位的大北党得势﹐于是又分为骨北党与肉北党。因为帮助仁祖大王推翻光海君的缘故(仁祖反正)﹐没落了相当长时间的西人党得势﹐执政五十余年﹐

直到显宗大王时代﹐同样也为勋西党﹑清西党﹑山党和汉党等。此后﹐令人眼花缭乱的党派之争尚未止息﹐肃宗大王时代的党争被推向。在懦弱的肃宗大王治理下﹐朝臣通过各种手段来排斥异己势力。开始﹐通过王族服制的争论为手段﹐东人的南人党了西人势力﹐重掌了朝政﹐之后又为清南与浊南两派。但是不久之后﹐西人又再反扑﹐以谋反的罪名排斥了南人党﹐再次掌握政权﹐又出少壮派(少论)与老壮派(老论)。后来﹐以肃宗大王对张禧嫔的好恶为转移﹐反对册立张禧嫔之子为世子的西人又丧失了权势﹐不过后来随着张禧嫔的失宠﹐西人又再度将南人党赶下台﹐此后的南人党势力终于寿终正寝﹐基本上消声匿迹。此后的朝鲜政坛成了老论派与少论派的天下。此后﹐士大夫的斗争又进入了势道阶段﹐而两班阶层经历了相互倾轧﹐也逐渐步入衰亡﹐整个朝鲜王朝终于走进分崩离析﹑国家败亡的末世。

3、两班崩溃

两班人口的膨胀一直是两班阶层无法克服的痼疾﹐两班人口的自然增长﹐已经使得两班阶层承受着巨大的人口压力。而自从朝鲜王朝中期以来﹐历尽倭乱和胡乱﹐两班与庶民的界限模糊﹐大批非两班阶层的人口涌入两班阶层当中﹐两班自此权威一落千丈﹐以两班为基础的朝鲜王朝体制崩溃﹐朝鲜王朝由此踏上败亡之路。

壬辰倭乱时期﹐由于战乱等原因﹐官府能够征召的良民减少﹐官军无力负担起整个战场的抵抗﹐而不得不依靠义军作战。因此﹐对义军的行赏产生﹐从而为贱民﹑奴婢从良开辟了道路。为数不少的公私奴婢和非两班的良民﹐通过参加义军而获得官府的嘉奖﹐或脱离了贱藉﹐或步入了两班阶层。胡乱当中也有类似的奖赏原则﹐对建立军功的下层人民授予高一级别的身份。另外﹐为了恢复战后蹂躏的社会经济﹐

官府采取了卖官的措施﹐一批愿意缴纳粮食的富农﹐跻身于两班行列﹐通过缴纳粮产而晋位两班的并不局限于富农商人﹐甚至连公私奴婢﹑手工业者也乐于此道。后来﹐这种卖官制度成为了惯例﹐一旦官府出现经济危机﹐就大量地卖官鬻爵﹑出售未署名的任命状﹐晋身两班成为寻常的交易﹐两班在朝鲜已经失去了天之骄子的地位。之后﹐两班的人口迅速上涨﹐到了19世纪﹐两班户在总人口的比重﹐甚至已经达到多数﹐占了六至七成左右。

一方面﹐下层民众不断跻身于两班行列﹐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固有的两班失势﹐被排挤出权力中心﹐沦为乡班(乡下的两班)甚至地位更为低下的劳动者。没落的两班是朝鲜王朝不稳定的潜在因素﹐失意的没落两班往往会与朝鲜王朝发生正面冲突﹐领导各种民乱对抗官府。在朝鲜王朝后期的洪景来之乱﹑晋州民乱等等﹐大抵都是又没落的两班所领导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