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圣迹图》( 局部),描绘了孔子周游列国、退修诗书、教授的生活片断。

如果重阳节可以称为山顶上的节日,那么上巳节就可以称为水边上的节日了。这个节日是在农历三月初三,主要内容是临水,以祛除不祥。时当暮春,风和日暖,官民人等,聚集水边,撩水于身,踏青于野,别有一番生活情致。
这绝对是个历史悠久的节日。《论语》中记载,孔子和他的几个学生在暮春之时,穿着春装,在沂水中沐浴,就是这种节日习俗的痕迹。最早记录这个节日的是西汉初期的文献,郑玄《周礼》注:“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晋人王羲之著名的《兰亭集序》,就是记录诗人们的节日活动和感受的:“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修禊,就是临水,以祛除灾病。这群诗人洗濯完毕,便依次临水而坐,搞“曲水流觞”的游戏,又作诗吟咏,抒发宇宙永恒、人生短促的浩叹,成为诗坛佳话。经过文化名人的点缀,这个节日便具有了高雅情调。
到了唐代,上巳节已成为重要的节日之一。唐诗中不乏表现这个节日的作品,查阅《全唐诗》,出现“上巳”字面的诗歌就有29首。比较著名的有陈子昂《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暮春嘉月,上巳芳辰。群公禊饮,于洛之滨。奕奕车骑,粲粲都人。连帏竞野,绚服缛津。”节日这天,洛水岸边,群公齐聚,车马众多,美女如云,帐篷相连,竞占原野,服装绚丽,挤满了水滨。这些描写可能有夸张的成分,却也大体反映出节日的热闹景象。杜甫《丽人行》,诗中描写长安曲江边上士女如云的盛况:“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她们穿着艳丽,打扮入时,神态清远,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王维《三月三日曲江侍宴应制》写道:“万乘亲斋祭,千官喜豫游。奉迎从上苑,祓禊向中流。”可知这一天玄宗和群臣都来到曲江过节了,君臣乘船,到曲江的中流捧水,那盛况是可以想见的。乘船到河水的中流,大概是由于中流水质更为清纯。有不少诗篇反映了这个细节,如陈希烈《奉和圣制三月三日》写道:“上巳迂龙驾,中流泛羽觞。锦缆方舟渡,琼筵大乐张。”两船相并为方舟,可见船很大很稳,君臣坐在大船上,饮酒听乐。白居易《奉和裴令公上巳》也写到了这个细节:“去岁暮春上巳,共泛洛水中流。”一年之际在于春,在上巳节里身体,祈求康健,表现了唐代人积极的生活态度。
随着时间的流逝,上巳节的习俗在汉民族中消失了,仅在个别地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