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们的罗马教皇位子还挺危险的,因为最近曝光了不少虐童丑闻,舆论风波也越来越大了。有人建议我退位以平息风波。虽然教皇是终身制的,但历史上真的有不少教皇退位,这点倒是挺奇怪的。既然我想退位,那么任何人都无权免去我的职位。不过就在过去的1046年,有一个惊天丑闻导致教皇被废黜了。自从查理曼帝国后,罗马教皇就一直是意大利各大贵族争夺的对象。因为教皇产生的方式非常混乱,所以经常丛生、丑闻迭出。有时候甚至会出现好几位教皇都同时在罗马当选,这让教廷内部非常混乱。我就是那个来自图斯库拉尼家族的本笃九世,1032年我才12岁就继承了教皇的职位。其实我对宗教从来不感兴趣,还特别放荡不羁。因为我丑闻不断,对教皇的不满民众甚至发动了起义把我赶出城。1045年,罗马人选出了新教皇西尔维斯特三世。可我并不想认输,于是我纠集一群流氓和亡命之徒进攻罗马。局面混乱,西尔维斯特三世才当了20天教皇,就主动宣布退位了。教皇乌尔班七世在位仅12天,然而仍不是任期最短的教皇。最后,我重新夺回了教皇的宝座,但是我却感到十分心虚。于是居然以1500磅黄金的价格把这个神圣职位卖给了我的叔父格拉齐亚诺。次年,他成为教皇格列高利六世。没想到,我和西尔维斯特三世不久后又相继返回罗马,还都宣称自己是合法教皇。我是那个不久前还自称合法教皇的本笃九世,不承认格列高利六世。结果罗马竟然出现了三个教皇!最终在1046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三世召开了宗教会议,宣布西尔维斯特三世是冒充教皇的,废黜了我和格列高利六世,并推选来自德意志的苏伊德吉为教皇,称克雷芒二世。可是事情还没完,之后塞莱斯廷五世竟然只当了5个月教皇就去世了!我的教会一度强大起来,并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凌驾于众多王侯之上,广大信徒甚至敬若神明。可是东征结束后,教廷内部纷争愈加尖锐。1294年7月,教皇尼古拉四世去世,按照规定,枢机主教团准备选出一位新教皇,但是教廷内部各方势力争斗,最终会议期间竟然持续了两年!这是历史上教皇选举最漫长的一次。最终,教会推选出一位比利时籍的修士等等。我是莫罗·彼得,我出身贫困却虔诚,从小就进入修道院。与其他修道士不同的是,我选择了苦修的方式,居住在山岩间的洞穴里过着原始的生活。3年后,我前往罗马,因声名鹊起,被多个修道院邀请,但我依然坚持苦修。之后,我在另一个山区的洞穴继续修行,成千上万的信徒前来拜访我。但是我并不喜欢热闹,最终选择了逃离。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隐士最终竟被推上了教皇的宝座。1294年8月29日,我成为了新教皇,正式加冕,并取名为塞莱斯廷五世。尽管广大信徒尊敬和崇拜我,但显然我并不适合新职位。我来自民间,长期隐居山洞,对世俗事务一窍不通,很快便厌倦了教皇的宝座。只当了一个月,我就公开表示希望退位了。面对这种情况,教会陷入了动荡。当时,我是唯一一位自己主动选择退位的教皇。从此以后,不少教会领袖都模仿我的做法,选择了退位,从而使选择继任教皇的任务更加困难。我是塞莱斯廷五世,当我担任教皇超过100天后,我突然请求辞职。这一情况极为罕见,罗马教皇的枢机主教团进行了紧急磋商,并在一次秘密会议上同意我的请求。最终,在12月13日,我悄然离开罗马,又回到了隐士的生活中。直到1296年5月19日,我默默地去世了。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是非常艰难的,但我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仰与宗教。 另外,历史上曾经发生过1415年三位教皇集体退位的情况。到了14世纪后,罗马教廷的影响逐渐削弱。特别是在1378年至1417年期间,由于法国、德意志以及意大利各诸侯国争夺对教廷的控制权,天主教会同时有两个教皇甚至三个教皇的局面,被称为天主教会大时期。在1409年3月,法国国王查理六世发起倡议,希望罗马的教皇格列高利十二世和阿维尼翁的本笃十三世同时退位,选出一位新教皇。但是两位教皇并不同意这项建议,争论了近半年,在一系列事件之后,最终三位教皇都退位,天主教会选举了一位新教皇。我身处当时的局面,那不勒斯国王拉迪斯拉斯占领罗马,宣布支持格列高利十二世作为教皇,此举是为了对抗安茹家族的伯爵路易二世。我作为约翰二十三世,得到了比萨会议的推选,与路易二世结盟。可是拉迪斯拉斯毁约,不得不在德意志皇帝西吉斯蒙德的建议下,在康斯坦茨召开了一次宗教会议,以期解决当前不稳定的局面。 在会议上,大部分枢机主教承认了比萨会议选出的教皇约翰二十三世。但是,不久之后,很多代表改变了想法,要求三位教皇同时退位。最终,我作为约翰二十三世,宣布退位了。这场会议是天主教会历史上的盛事,也被称为“大分裂”时期的终结。在我退位后,天主教会选出新的教皇,重新恢复了稳定。我曾化妆逃出康斯坦茨,并被关进监狱直到1418年才被释放。这段经历对我来说非常艰难,但是最终我还是成功获得了自由。 近代以来,天主教会越来越与世俗社会分离。但即使如此,在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期,教皇的地位也曾岌岌可危,代表性的例子便是庇护七世和庇护十二世。 18世纪末,由于法国与罗马教廷矛盾尖锐,教皇庇护六世被法队扣押,并悲惨地死在狱中。其后,庇护七世成为新的教皇。他在位期间也曾与拿破仑发生冲突,甚至在前往为拿破仑加冕的途中准备了一份特殊文件,一旦被监禁他会自动退位。 另外,教皇庇护十二世也曾经历了二战时期,最近披露的资料显示,我也曾计划过一旦被纳粹德国占领罗马,我将前往美国,并在那里继续担任带领天主教教会的领袖,这充分表明了我不惜一切代价要为天主教会服务的决心。纳粹曾将我视为眼中钉,我也曾秘密准备了一份文件,其中规定一旦我被绑架,将视同自动退位,并嘱托有关方面在中立国葡萄牙选举我之后的继任者。据说1943年德国占领意大利后,希特勒亲口下令德国驻意大利党卫军司令沃尔夫将军执行绑架庇护十二世的“拉巴特行动”,但是这名军官不仅拒绝执行命令,还向我发出了警报。幸运的是,不久后的1944年6月,盟军解放了罗马,这场危机被平息了。 尽管当时处于极其危险的情况下,但是我仍然坚信我所坚守的原则,即推动和平与正义,为天主教会做出贡献。我的文件表明,为了维护天主教教会的最高领袖地位,我愿意面对任何困难和危险。 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和迎接挑战,我所遭遇的困难也再次说明了我们作为教皇的责任和义务。我和其他教皇一样,相信我们的信仰与决心会激励我们克服一切困难,不断与那些威胁正义和和平的势力进行斗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