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四史中,有两本关于唐朝的正史,分别是成书于五代的《旧唐书》与成书于北宋的《新唐书》,后者的篇幅比前者略小。根据《宋史·欧阳修传》记载,宋仁宗读过《旧唐书》后,觉得这本书“卑弱浅陋”,于是下令史馆重修一本宋朝版的《唐书》。

最初由宋祁做主编,花费十年写完了列传部分,之后欧阳修也加入修史工作,负责纪志部分。书成后上奏朝廷,朝廷认为此书有两个主编,导致内容不统一,所以又命欧阳修进行统稿。欧阳修则自谦是宋祁的晚辈,所以没有改动原先的文字,在校对一遍后又呈了上去。

宋朝人一般认为《新唐书》优于《旧唐书》,曾公亮就说五代人多为“衰世之士”,所以气力卑弱,言浅意陋,担不起编纂《唐书》的工作,导致《旧唐书》“纪次无法,详略失中,文采不明,事实零落”。

相比之下,宋祁与欧阳修都是文学大家,由他们来写《唐书》质量明显会更高些;宋仁宗读过《新唐书》后也表示满意,认为它叙事简练、文采飞扬,所以“布书于天下”。而原本的《旧唐书》便逐渐从书市中退出,很少有人能再读到,直至明朝嘉靖年间,闻人诠才校对并重刊了宋板的《旧唐书》。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都把《新唐书》当作研究唐史的首选资料,文学爱好者们也喜欢欧宋的文笔。但对于历史学家来说,他们似乎对《旧唐书》更感兴趣。例如《资治通鉴》关于唐朝的部分都是根据《旧唐书》来写的,而对《新唐书》则一无所取。那么《旧唐书》与《新唐书》究竟哪本更好呢?要研究唐朝历史,应以哪本为主?

《旧唐书》的优点在于史料很原始

唐朝是一个很重视史学的朝代,在初年的时候就编了有关于魏晋南北朝及隋朝的五部史书。唐朝人也以实录的形式来编纂国史,房玄龄就曾监修过《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武则天当政后,又新定了《高宗实录》一百卷。《史通》的作者刘知几修了《武后实录》,《贞观政要》的作者吴兢修有《中宗实录》和《睿宗实录》,之后各朝皆有实录问世。

直到唐宣宗时,修实录的事情才出现中断,不过当时也有一本《东观奏记》,之后的懿宗、僖宗和昭宗这三朝没有官方史料。黄巢之乱时,大明宫遭遇火灾,使馆也被焚灭,历朝实录里仅有韩愈主修的《顺宗实录》存世。在这种背景下,五代后唐时期才开始了艰难的修史工作。

根据史载,在编纂《旧唐书》时,庾传美从川蜀地区找到了九朝实录,唐代宗以前的史料尚能看到。所以《旧唐书》里从《高祖本纪》到《代宗本纪》这九篇都是根据唐朝国史来写的,史料非常原始,这从内容中就可以看出。

首先,《旧唐书》避唐朝皇帝的名讳,按理来说五代人修唐史已经属于“隔代修史”了,但因为他们是照抄实录,所以没有改正实录中避讳的地方。例如李渊的父亲叫李,所以唐朝人避“丙”字讳。原本的《旧唐书》中凡遇到“丙”的地方都用“景”来代替,唯有《则天皇后纪》不避“丙”字讳,因为这篇纪是从《武后实录》中抄过来了。武则天建立武周,所以不为唐室讳,实录真实的反映了当时的情况。

其次,《旧唐书》中有许多“今上”的字眼,也说明是从唐朝实录里直接照抄过来,没有改成庙号。在《新唐书》里这种情况是不可能有的。《唐绍列传》就有一句说“今上讲武于骊山,绍以修仪注不合旨,坐斩”,下令斩杀唐绍的皇帝是唐玄宗,所以这里的“今上”是指他,而非五代的皇帝。《太宗本纪》里说:“以隋鹰扬郎将尧君素忠于本朝,赠蒲州刺史”,这里的“本朝”也是指唐朝,而非修《旧唐书》时候的后唐或后晋。

这些地方都说明《旧唐书》具有“唐朝人说唐史”的特点,读起来有原汁原味感。而《新唐书》经过宋祁与欧阳修的重修,许多历史人物的名言换了样,有种失真感。此外,《旧唐书》的编者虽然较懒,喜欢照抄,但也保留了一些珍贵的史料,例如《李密传》里全文抄录了祖君彦讨伐隋炀帝的檄文,历数炀帝之恶;这篇檄文不见于《隋书·李密传》,又在《新唐书·李密传》里被删得一干二净,只有在《旧唐书》中才能读到。这也要归功于《旧唐书》史料的原始性。

《新唐书》的优点在于秉笔直书

《旧唐书》的史料拼凑抄录性质非常明显,因为代宗之前有九朝实录在,所以能够保证质量。而在唐武宗会昌年之后,唐室的官史已经焚灭,这部分历史缺乏可靠的资料。所以在编《旧唐书》时,史馆奏请,令天下人有收藏会昌以后公私事迹笔记手稿的,抄录一份送给史馆。这些抄录来的史料或者出于奏疏,或者来自邸报,甚至是一些官员的书信或日记,质量难以得到保证。所以《旧唐书》详于唐武宗之前的历史,而对唐宣宗以后四朝的历史记载得比较草率,有点烂尾的感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