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话)儿。话儿和画儿是谐音。在大多数时候都带有讽刺的意义。

宋徽宗北宋末帝,擅书画,特别擅长花鸟,形态逼真,有《御鹰图》传世,闻名天下。赵子昂即赵孟,曾自叙幼好画马,每得片纸,必画马而后弃去。赵子昂擅画马也是天下皆知,或墨本或设色,唐人铁线,意趣高古,马的形态各异,情景动人。

在《红楼梦》第四十六回,贪婪好色、荒淫奢侈的贾赦因为鸳鸯长得好看,出水芙蓉,品性又好,看上了她,便想要纳鸳鸯为自己的妾室,贾赦的正妻邢夫人自小便学习三从四德,而且一直想要讨得丈夫和婆婆的欢心,便出面去劝鸳鸯,刚开始跟鸳鸯说,我对你好,一年以后你再生个孩子,我们俩就能比肩了,被鸳鸯拒绝。

后来邢夫人又去贾府,找了鸳鸯的嫂子,鸳鸯嫂子本就是个目不识丁的粗人一个,没有远见,且有点唯利是图,她一定觉得这是件好事,自己能从中得利,于是乐呵呵的去找鸳鸯了,拉着鸳鸯说有好话儿要跟她说,结果鸳鸯一听,顿时大怒,就说了: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鸳鸯借用了这句歇后语既很好的讽刺了她的嫂嫂自以为是的好话儿,还凸显了自己的文雅,也说她嫂子自不量力,以地比天的无耻行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