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40年(公元1612年),吴三桂出生在了一位军官之家,其父是吴襄,生母不详,但是其继母祖氏是辽西豪族祖家(祖大寿家)的妹妹。根据史料,吴三桂排行老二,他的哥哥叫吴三凤。他弟弟叫吴三辅,以及两个妹妹。(其实关于吴三桂的兄弟姐妹人数,各类史书中都没有完整的记载,到底他兄弟是不是三人,还是其他兄弟早夭或默默无闻,这就不得而知了)。

吴三桂一家人原本并不是中后所的人,他们的祖先原本是安徽徽州人,后移居到江苏高邮。因此,如果论籍贯,吴三桂应当是中后所人,真正的辽地人,祖籍为徽州或者高邮。

在《清史稿·吴三桂传》之中记载吴三桂是辽东人;《平定三逆方略》与赵翼的《平定三逆述略》中记载他是山海卫人;《明季北略》记载他是中后所人;《辽左见闻录》与《桑郭余鈴》记载他是锦州人;《平吴录》之中又记载他是铁岭卫人等。

所以吴三桂真正的籍贯并没有一个一致的意见,但是吴三桂的祖先离开富庶的江南地区,多次北迁,最后北迁到当时的塞外之地——辽地是个不争的事实。

当时,辽地属于明朝的边疆,因为辽地的左侧是蒙古部落,又与女真各部落接壤,右侧是朝鲜国,属于明朝重点防御的军事要地。

明朝在辽地经营两百余年之久,屯驻了大量军队,蒙古又是明朝大敌,故而明军在辽地始终保持高度戒备。

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之下,当地百姓的生活肯定远不如内地,就更别说江南鱼米之乡了。而且这里地处塞外,气候寒冷,生活困苦,因此,内地人一般把辽地看为“危地”,很少有人会想着去那个地方。

那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要多次迁移,又为什么要迁到边塞之地定居?关于吴三桂祖先的屡次迁徙的细节,已经湮灭在历史之中,史料也没有过多的记载,对此我们几乎是一无所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吴三桂祖先一直北迁,迁到边疆之地落户,大概与吴家的家庭经济状况有关。他们既不是必须戍守边疆的将士,也不是因罪谪戍边疆的罪臣,那么很有可能是因为生活窘迫迁往边疆找生存机会或者去边疆经商。

从吴襄习文习武来看,吴家并不像是贫穷之家,不过肯定也不算很富裕,因为家境宽裕,就不会不会多次迁移,甚至迁移到边疆苦难之地。

根据其祖先居住徽州、累次北迁,最后到达辽地的情况来判断,很有可能是从事某种边疆商业活动的。

史料记载吴襄善养马,这可能与经营和贩卖边疆辽地马匹有关。

商人都是趋利所至,家随人迁,而且徽州又是经商成风的地区,吴家以贩卖辽地马匹为其营生,最后“流寓辽东”,就成为最大的可能。

由此就可以想象得到,当吴三桂的祖父与父亲初来辽东,家中的境况并不是很好,当然也算不上窘迫。

可是,这个外省“流寓”来的家族却奇迹般地发达起来,最后到吴三桂手中,可以称得上是辽地的豪族巨姓。

当然成为豪族巨姓是有一个发展过程的。大概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使得吴家迅速地发迹。

一是靠仕宦之途。

在吴三桂未发达之前,吴家还并不是特别显赫。吴襄在天启二年(1622年)考中武举进士,这一年,吴三桂已经10岁了。吴襄中举前的情况,迄今没有见到有可靠史料可供参考。可是他能考中武举,足以证明吴襄的确在长期习武。为了适应在辽地与蒙古兵和女真兵作战的需要,他必须熟练地掌握弓马骑射的技能。

虽然说吴襄中举了,有了一定的地位,但是武举在明朝一般不受重视,一开始也只能出任一些比较低级的军官,还谈不上社会地位的明显变化。

而且在吴襄的长辈中,也就是吴三桂的祖父辈,没有一个是当官的。不论是吴三桂本人,还是当时及其以后的史书,都没有提到其祖先的职业或者社会身份,因为在封建社会,从事商业一般会被人们视为贱业。

因为在吴襄中举之前,吴家实在没有可向人们夸耀的东西,即使是吴襄中了武举,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东西。

这也就是说,吴家跻身于官僚阶层,并且以此为发达之阶,实始自于吴襄。

随着吴襄官位的不断提高,吴家家庭地位和经济状况也稳步上升。

二是与辽西将门世家祖家联姻。

靠着祖家的社会关系,吴家迅速地在辽地发展起来。祖家世世代代居住辽地,是明朝的宁远卫世将,到了祖大寿这一代的时候,已经历经五世,皆以军功发家,是真正的将门大族。

祖大寿于泰昌元年(1620年)授职为靖东营游击;天启元年(1621年)授职为中军游击,成为广宁巡抚王化贞的部属。后来与袁崇焕共同守卫宁远城,获得“宁锦大捷”,立下大功,从此平步青云,直到崇祯元年(1628年),崇祯帝为了安抚辽地将门,又擢升为前锋总兵,挂征辽前锋将军印。

随着祖大寿地位的迅速上升,祖家满门皆为将官。祖家是辽西首屈一指的将门巨族,为了表彰祖氏世代镇辽的功勋,至崇祯帝即位的时候,特命于宁远城内敕建祖家四世镇辽的功德牌坊。至今,这座牌坊仍矗立于兴城内中心大街。

吴家以祖家为后盾,得到了他们的庇护和扶持。两家之间结成姻亲关系,大约也是从吴襄投效祖家门下开始的。吴襄被招为祖家的门婿,后来,祖大寿将妹妹嫁给了他,吴襄和祖大寿也就从部属关系进一步发展成裙带关系。

吴襄在祖大寿手下也频繁升官,最后升为都指挥使,留镇宁远。

崇祯四年(1631年),吴襄已经是锦州城的总兵官,总兵一职,在明朝是一地区的最高将官军职,是拥兵万人乃至数万人的高级将领,也就是说此时的吴襄真正的成为镇守一方的大将。

借助祖家的力量,吴襄官运亨通,所谓“一人得道鸡犬”,从此,吴家乱七八糟的人都纷纷走上了仕宦之途,最后祖吴两家都成为独霸辽西的声势煊赫的将门望族。

他们执掌兵权,握有数万军队,而且还有数千家丁的私人武装。

这又可称是一个以祖家为首的真正的大地主大官僚大军阀集团。

这个集团极其庞大,祖家吴家的家族人员分布于辽西地区各城镇,各要塞,各交通要道,把持着辽西地区的一切权力,掌握着辽西地区的生杀予夺大权。

实际上,要不是满洲女真崛起,辽西地区已经成为祖吴两家的天下。

就连朝廷大员,直至皇帝也不敢轻易地去触动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家族中有人犯了大罪,也不得不采取宽容的态度。

在吴三桂崛起前,此时的吴家已经是集官僚、军阀与地主三位于一体的辽西超级豪族。吴家的发迹和神奇般的崛起,肯定不是来自正当途径,而是依靠权势的巧取豪夺,从而聚敛了惊人的财富和庞大的家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