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走了,壬寅来了。 一部来自上海的“大雁传”——“中学历史教育与博物馆”打破了“候鸟”在海南悠闲安静的生活。

在本书的主编林伟老师面前,我算得上是中学历史教育领域的一位老园丁了。 怀着心中对“后浪”的期待和好奇,我沿着字里行间勾勒出的轨迹前行。 在追溯上海的文物古迹的同时,我也体会到了“魔都”的百年历史。

不经意间,过去两次与父亲的对话被反复激活、徘徊:

2018年春天,当我参观锦州辽沉战役纪念馆时,我突然穿越时空,沉浸在那激动人心的历史场景中。 幻觉中,我仿佛看到了老父亲在战场上驰骋的身影。 怀着对历史的敬畏,我立即通过微信视频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姐姐打电话,与父亲进行了一次“历史性”对话。 老人边看边讲视频,兴奋不已,兴奋地拿出自己收藏的解放勋章向我“炫耀”。 两代人都被历史的“活生生的场景”震撼了。 我第一次感受到博物馆与“民族记忆”、“家国情怀”的联系。

今年冬天,父亲得知我要去海南讲学,特意让我到临高角给他拍张照片。 1950年4月16日,韩先楚将军强行渡过琼州海峡,登陆海南岛大礁石。 我知道,这是七十岁老兵“忧事缅怀”的一种感悟和追忆。 后来,父亲看着照片,给我讲了他经历的通宵海战的事。 令人惊讶的是,老头居然准确说出了十五兵团“积极偷渡、分批小渡、最后登陆”的战役方针!

覆纸深思,不禁感叹! 历史的分量、力量和智慧,并不一定只存在于历史学家的著作和见解中,也不一定仅限于后人的回忆和诠释。 然而,中学历史教育所追求的真理、启迪、启迪显然只能是表面的,远远超出了教科书、教育者和学习者的能力范围。 多年来,人们经过艰苦的理论探索和艰苦的实践,把历史这门人类智慧的科学带出了学术殿堂。 近年来,随着在线教育和公共历史的兴起,中学历史教育领域出现了许多可喜的新现象和新趋势。 《中学历史教育与博物馆》一书的最终出版,不仅凝聚了林伟老师及其团队刻苦学习和长期行动的精神追求和智慧,也承载了他们的计划、路径、策略等。 .在历史教育中。 本书的创作流程也给历史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带来了新历史教育清晰的流程和趋势。

首先,当我们进入作者创造的文本世界,仔细欣赏时,我们会感受到一丝精神的慰藉和浓浓的怀旧之情。

从鸦片战争中中华帝国的战败,到南京条约下的同盟仇恨,上海经历了开放与变革、痛苦与屈辱、选择与反抗的新陈代谢时期。 上海最终成为这个古老国家新经济、新阶级、新思想的孵化和辐射地。 本书从起帆租界环龙路老渔洋巷2号《新青年》编辑部旧址出发,一直下到启云阁升起解放军军旗的大楼屋顶,南京路永安百货跟随“历史时间”——“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到国共合作、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 ”和“解放战争时期”,“历史空间”——中国老上海可读的建筑、温馨的民居、富有表现力的遗迹,蕴藏着动态图像的城市文脉和红色记忆。这种历史逻辑布局不仅有科学依据严谨理性的学科特色,更是一种态度和期待,就是激发学生对家乡、老人、故事的温馨记忆和文化依恋。

其次,当我们回顾作者所构建的课程体系,审视整体结构时,我们会看到一个顶层设计格局和机制的详细布局。

从梅冰、孟中杰教授撰写的《总序》和《前言》中,我们可以看到教育哲学“经略道”的真谛和历史教育“精盐美汤”的目标。 从本书的内容结构和层次关系来看,不仅遵循了历史年表的写作标准,而且呈现方式也独特新颖。 各单元(节)开头的“引言”注重时间和空间背景。 寥寥数语抓住了本质,坚守简单,避免复杂。 具有“以意为本,立意为先”的魅力,为进一步探讨具体内容提供了基础。 文物和遗物提供了大历史的框架和视角。 在微足迹环节,可以借助“场馆介绍”、“展览资料”引导路进、驻足聚焦,在品味、领悟的同时进入历史场景,感受富有哲理、意味深长的历史意蕴。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本书作者在历史教育与博物馆资源的交汇与交叉点上,为我们提供了一套可操作、可论证、可辐射的流程和范式:

“学习目标”注重具体博物馆与历史的互动,注重教材与文物的联系,注重学习者思维的推进和学科素养的培养。

“学习过程”自始至终相望、环环相扣、感性与理性交融。 从教程的准备,到进入会场,再到回味和反思,形成了一个有机、有序、递进的活动方案。

第三,当我们超越作者扫描的历史遗迹地图和历史教育案例去理解文本背后的内在愿景和教育理想时,更多的线性联想和延伸思维就会出现。

中学历史教育要善于发现、留住、激活我们身边的光明。 林薇老师及其团队的探索和实践是对传统校史课程学习的一种保存和创新。 在充分挖掘上海各博物馆丰富的历史营养的基础上,通过教师的历史素养,孵化学生的历史素养。 它不仅开辟了历史教育的道路,而且还从另一个角度,从身边的历史遗迹中探索灵魂深处的历史,让学生在历史长河中“体验”家乡的“岁月变迁”回家乡,“见证”近代苏州河沿岸残存山河的“地域变迁”,“领略”浦江两岸百年沧桑。 的“突变”。

历史是过去的记忆,而博物馆正是这种记忆的现实再现。 上海作为中国近代社会新陈代谢的源头,为我们的历史教育提供了大量看得见的物质资源和感性的精神资源。 遗憾的是,在以往的历史教育中,这些宝贵的、不可再生的资源并没有在历史教育中得到最大限度、最优化的开发和利用。 我们都知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崇高理论。 古今中外,历史书写的价值绝不是简单的回忆。 其意义在于立足现实、面向未来。 事实上,在历史教育中,我们都在自觉不自觉地把过去与现在联系起来。 博物馆是一种常见的联系方式,让遥远的过去变得触手可及、栩栩如生。 当我们常常抱怨今天孩子的历史认识与遥远的历史存在“差距”时,当我们常常感叹历史的情感启蒙功能被现实功利因素消除时,我们却忘记了城市公共历史资源的重要性。 教育价值。 值得庆幸的是,《历史教育与中学博物馆》一书让我们从鲜活的案例中重新发现,博物馆不仅应该是民族记忆和城市履历的“月光宝盒”,更应该是永远存在于历史和现实中的克里奥尔。 寺庙,可以适当融入到我们的历史教育中。

马克斯·韦伯说,人是一种寻求“意义”的动物; 同时他也指出,人是一种悬浮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 美国著名文化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在其《文化的阐释》一书中沿袭了上述说法,并进一步强调,文化作为一种​​符号概念,恰恰属于这个所谓的意义之网。 历史不仅仅是“记忆”,记忆的目的是诠释“意义”。 博物馆收藏文物和记忆,收藏的“意义”取决于后人的解读。 解读的价值在于获得可以持续数千年、看到万里之外的碎片遗迹和记忆的通感和常识。 进而产生穿越时空的心灵感应和人文情怀。

作为上海市“双名工程”历史研究基地的研究成果之一,《中学历史教育与博物馆》一书,正如主编林伟所说,旨在探索“历史认知的有效教学”。在更多的社交空间中。” 《可能性》是一本基于案例的实用读物。 我认为,案例的意义恰恰在于启迪和拓展,实践的价值在于锤炼和升华。 在历史教育中,需要认真研究课程标准,挖掘教材意义,营造教学环境,优化课堂效果。 然而,一味单向“服从”和“依附”文本标准,不仅会导致人们难以对历史做出理性决策。 客观的解释也很难体现当今人与祖先的共情和共鸣。 走进博物馆,“回到历史场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从文物所承载的“过去的东西”中过滤掉“现实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同情”与“同情”的双向互动。理解”; 这也是一个向当今人心学习的过程。 它是基于经验、生活经历和世事与祖先进行双向内心交流的重要方式。 我坚信并期待林伟和林伟的团队在这条艰辛的探索路上行走和思考。 让历史教育充满温柔的人性和温柔的诗意,从历史的遗迹中聆听历史的回声,领悟历史的智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