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12月13日,我们想起了位于河南洛阳的白居易故居。白居易,唐代著名文学家,他的著名诗歌《长恨歌》深深地扎根于千古文学中。

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故居规模很小,却因他的才情而显得格外美丽。正如影视剧《蜗居》一样,纵使狭小的住所,也可以因一个人的文学造诣而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历史上的今天12月13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的景象依旧令人感慨。沪上潦倒的作家被迫“爬格子”谋生,而唐代文人白居易则因家境贫寒,被迫选择蜗居。他的著名诗歌《长恨歌》深深地扎根于千古文学中。

想当年,莘莘学子十年寒窗赴京科举,旅途艰辛,费用巨大。就连“诗魔”(或“诗神”)白居易,在27岁中进士后,走入仕途,先任周至县尉,后升为校书郎,最终拜翰林学士(最后官至二品),俸禄虽不算少,却二十年在京城里买不起一栋住宅。初到长安时,白居易貌似曾跟朋友一起借住在永崇坊的华阳道观,直到及第授官后,才租住在常乐坊某故相国的私第里,待后又分别居住在新昌坊和宣平坊(此二坊相邻)。

  历史上的今天12月13日,“诗囚”孟郊、卢仝和贾岛都曾经历过职场生涯的坎坷。其中,“诗囚”孟郊在他的《秋怀之四》诗中描写自己居住的破旧房屋,一片月光照射到床上,四壁风吹入衣中,出门则常常碰壁,生活十分艰难。同样,卢仝在《自咏》中写道:“低头虽有地,仰面辄无天”,为自己的不幸命运而感慨。而贾岛则在应考东都后,曾往来于京城和洛阳,直到他拜谒当时的宰相郑元畅,郑问他:“近来做什么?”他回答:“潜心写诗。”郑又问道:“诗写了多少了?”他又回答:“自从入仕,就再没有写过。”郑惊讶地说:“你这是进士后第一次到我府上,你在京城居住多少年了?”贾岛回答:“五年了。”郑继续追问:“你居住的地方是公寓还是私宅?”贾岛无奈地回答:“只能说是屋子,因为它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官府。”可见贾岛同样是住在居无定所的困境中。历史上的今天12月13日,唐代文人孟郊曾在居住的青龙寺中感到无聊,并因此写下自己的伤感诗句。他因“下第”而无法进入官场,选择出家为僧,但是在寺院中的生活并没有让他感到满足。他的诗歌《下第》中描写了自己心情的低落和失落感。孟郊在出家后的法名为“无本”,与其他文人如韩愈、贾岛等的诗歌中都有所提及。与其同时期的“诗鬼”李贺也一样志向远大,虽然家道中落,但勤奋努力苦学,在文学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