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薛仁杲,金城府校尉薛举的长子。在隋炀帝大业十三年这年,我所在的陇西地区遭遇了灾荒和盗贼困扰,为了讨伐盗匪,当地县令郝瑗募兵数千人,并交由我父亲薛举来组织。然而,当我和父亲等人准备发铠甲的那一天,我们却发动了一次兵变,劫持了上司郝瑗,正式开始了我们的割据之路。为了收买民心,父亲下令开仓散粮以赈济贫民,这深得百姓喜爱。我们占领了金城后,父亲自称西秦霸王,郝瑗成了我们的谋主。我们招降了周边的群盗,大量攻城略地,很快占领了整个陇西地区,拥兵达到十三万人,实力非常强盛。那年七月,我父亲称帝,也就是薛秦帝国建立的开始。我父亲薛举在这时已经称帝,获得了很多部众的支持,并在兰州登基称帝,国号仍然是西秦。他还册立了我为太子。然而,父亲不满足于只占领了陇西地区,试图向西夺取凉州(此时是由大军阀李轨占据)失败后,开始将注意力转向东部,试图攻占长安,并占领关中。那时,关中的主人已从隋恭帝杨侑变成了唐高祖李渊,而后者为完成统一大业,也想要先解决来自西边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西秦和唐朝成为了难以调和的死敌,只能通过战争来解决双方的利益冲突。

公元618年的时候,也就是李渊称帝后的次月,我的父亲率先发难,率领国中精锐东侵。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西秦和唐朝在高墌城(今陕西省长武县东北)附近的浅水原相遇,大战即将爆发。由于唐军主将李世民身患重病无法指挥战斗,而奉命指挥军队的行军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却不听从主帅的命令,擅自发起了进攻。结果,在混战中被敌军从背后击败,杀伤惨重。当时我在后方等待消息,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情格外沉重。这场战争最终以西秦的胜利结束,唐朝的关中彻底落入我们的手中,为西秦的强盛势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这场战争中,我们发动了偷袭,最终大败亏输。

经过一次惨烈的战争,唐朝的8位行军总管都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将士死亡率高达50%-60%。连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也死于沙场,全军覆没。战争结束后,李世民狼狈逃回长安,我们乘胜占据了高墌,并且将唐兵的死尸堆成一个高冢,称之为京观,以彰显我方的胜利。

经过这场胜利,我计划再接再厉,一举击灭如惊弓之鸟的唐朝,然后出关,完成统一海内的伟业。但是,一时风云突变,我突然患上了重病,卧床不起。随军巫师说是战死的唐兵作祟,令我既厌恶又恐惧。没过多久,我便去世了,时在同年八月。所以,距离浅水原之战仅过去1个月时间而已。

在我去世后,我的儿子薛仁杲继承了我的皇位,并继续与唐朝为敌。据正史记载,薛仁杲魁梧雄壮、骁勇善战,在军中有“万人敌”的美誉。但是,这位皇帝性格严苛酷虐,动辄对俘虏施以酷刑。我对于郝瑗的去世记忆犹新,他可是我和父亲薛举最为依赖的大谋士。所以,在郝瑗去世后,我们的国力就开始迅速下滑。由于我粗暴残忍的治理方式,我的臣属并不满意,稍有不如意就会被杀死。因此,我在国内很不得人心。更糟糕的是,郝瑗去世后,西秦的政局变得混乱不堪。

西秦政局变得不稳定,给唐朝提供了消除前耻的机会。同年十一月,李世民率领军队西征,在高墌城打败宗罗睺指挥的秦军,斩杀数千人,史称第二次浅水原之战。战事结束后,李世民继续进攻,将我驻守的泾川城围得水泄不通。由于我失去了军心和民心,守城将士纷纷下城投降。我虽然让暴君以杀戮来阻止投降,但终究无济于事。

同年十一月初八,我自知无力回天,放弃了抵抗,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出城投降。我的薛秦帝国竟只存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荡然无存了。薛仁杲在投降后被押解至长安,并与数十名心腹党羽一起,在闹市被斩首示众。唐朝在灭掉西秦之后摆脱了后顾之忧,从此可以放心大胆地出关作战。经过仅仅七八年的时间,他们陆续削平了群雄,实现了海内一统。

顺便提一下,薛仁杲与薛仁贵有什么关系吗?其实基本上没有关系,可能有极为遥远的远亲关系,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