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是一个富有故事的民族。 它也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爱听故事的民族。 今天我们该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总的来讲,就是真实再现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准确反映中国人民的生活和愿望,全方位、大规模、多角度地呈现中国的发展进步。 就当前文艺创作而言,中国故事必须真实、准确、完整,才能呈现中国。 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都要避免曲解历史。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把握好以下三个关系。

1.把握个体与整体的关系

在微观历史、口述历史、非小说写作泛滥的今天,当日常生活史、个人口述历史、“微型历史”在各媒体大放异彩的时候,一些历史学家和“知名人士”的今天当我们沉迷于形形色色、丰富多彩的微观历史时,我们的文艺创作也面临着这个无法回避而又紧迫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有效抵制以个体覆盖整体来描述历史的倾向,正确把握个体之间的关系。个体和整体。

要把握个体与整体的关系,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口述历史。 我们必须树立大是非历史观,有宏观、整体、全局的历史意识。 现在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浮出水面——个体的历史越来越清晰,但整体的历史却越来越混乱。 细节的微观历史掩盖了全局的宏观历史,混乱平庸的微观叙事瓦解了宏大叙事,主观任性的微观写作割裂了唯物史观和人们在面对现实时应持有的严肃态度。纵观历史——显然,这是当代知识变革过程中一种错位的“非典型状态”。

一个人的口述历史只是一个人的。 他的思想、观点和言论是否被视为历史? 是否还原了历史真相? 我们会不会陷入“一叶遮目,不见泰山”的历史叙述误区? 历史的“碎片化”和历史的“碎片化”,本质上表明个体性、个体性乃至个体主义的微观历史无法承担研究天人关系、认识天地变迁的历史责任和使命。过去和现在,更不用说克服它了。 它自身致命的弱点在于,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历史知识来理解和解释世界上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重大变化。

失语和无法处理重大历史和现实问题是微写作面临的最大挑战。 只见树木,只见森林。 讲好中国故事,离不开宏大叙事。 要实事求是地回到历史场景和现实语境,把整个现实(历史)和现实(历史)写成一个整体。 我们要突破现实(历史)的局限,不“事后”,不“事后”,以客观历史的态度正视现实(历史)的深层价值和潜在秘密,遵循实事求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原则,在全局中把握我国现实(历史)发展的主题主线、主流和本质——这才是真正的大历史视角,这样才能避免跌倒。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潭。

2.把握历史与现实的关系

历史是昨天的现实,现实是明天的历史。 历史不是人类的负担,而是智慧的引擎; 历史不是藏在褶子里的尾巴,而是耳朵敏锐、目光敏锐的大脑。 历史是一种文化,是一种价值观。 讲好中国故事,必须把握好中国历史和中国现实的关系。

我们不能戴着显微镜来放大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偶然性,也不能戴着老花镜来掩盖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必然性,更不能戴着有色眼镜,通过歪曲事实任意抹黑来歪曲中国历史和现实的本来面目。镜子。 从事历史虚无主义。

“我不知道庐山的真面目,但因为我就在这座山里。”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听到的不一定是假的。 现象并不等于现实,现实也不等于历史。 历史人物推动或改变了历史,同时也被历史推动和改变。 对于任何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来说,他所看到和经历的只是他自己经历的历史事件的一个瞬间。 在主动与被动之间,他可能并不清楚自己在历史场景中的角色和使命,而“新闻背后的‘新闻’可能就是真实的历史。正如‘小我’是‘大我’的一部分”现实只是历史的一部分,有时候,我们需要通过现实来丰富历史;有时候,我们需要通过历史来把握现实的真相和本质。

中国故事就是中国历史。 讲好中国故事,还需要有良知创造美好历史,需要在常识基础上凝聚共识创造知识。 什么是知识? 知识就是调查研究,知识就是辩证分析。 因此,我们必须学会运用辩证法。 辩证法的基本精神是理论联系实际,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 辩证法要求的是学习和运用事物之间的各种原理,灵活地看问题,灵活地做事,也就是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

辩证法要求我们从整体的角度思考,即事物的各个部分必须联系成一个整体才能得到真正的理解; 辩证法还要求我们从历史的角度看问题,一方面历史在操纵我们(包括任何一个历史人物),另一方面我们又在创造历史,我们处于继承历史的地位。历史上有过去,也有未来,所以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有起点和终点,这样我们才能踩着历史的理念,否则就会被历史所抛弃。 因此,讲好中国故事,必须抓住历史和现实的重大问题,也就是讲好中国历史和现实中最有价值的故事。 中国最有价值的故事是什么? 总之,这是一个促进民族、国家、人民进步的故事,有利于民族、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

三、把握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当前,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面对时而鼓吹“中国威胁论”、时而唱衰中国的舆论战,如何讲好中国故事,需要我们文艺工作者特别是把握好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早在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就“如何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问题提出了《古今中外法》,强调要弄清楚具体时间以及所研究的问题发生的特定空间,并将该问题视为特定历史条件下的问题。 研究历史进程。 他强调,研究中共历史要着眼中国、立足中国。 讲好中国故事,还应该围绕中国、坐拥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同时也让世界走向中国。

因此,我们不能浅薄地比较过去与今天,国外与中国,否则就会陷入经验主义、教条主义、主观主义,陷入无稽之谈、盲目者的唯心主义。 还有那些靠炒作有关中国的负面新闻来标新立异的人,那些像狗仔队一样挖掘有关中国的八卦新闻来取悦公众的人,那些不惜贬低自己、贬低国家、贬低国家品格的人,那些媚俗、低俗的趣味,那些搞解构、颠覆、再造的人,那些等待所谓新术语、新花样的人,那些号称“黑暗中求光明”揭露黑暗丑陋的人,最终都会被历史所抛弃。 。

总之,讲好中国故事,必须把握文艺创作方向的“三景”——姿态、场景、气场,使作品完成能量、气势、品质的转换; 在创作方法上,要把握“三观”——向上看、低头看、低头看,使作品具有敬畏、尊重和批判精神; 在创作理念上,要把握“三观”——宏观、中观、微观,使作品包涵全局、情节、细节,从而使作品有大格局、大视野、大格局。感觉。 尤其是在创作重大历史题材的作品时,作家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在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精心叙述中,在消除虚假、求真务实的过程中,磨练自己的历史知识、才华、历史知识。 道德,从真实的历史感中获得丰富的启示和深刻的思想,创作出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引导读者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

(作者单位:解放军出版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