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唐代活得最明白的大臣是李泌,活得最明白的诗人是白居易,那么,活得最明白的武将,则莫过于尉迟敬德了。只是,尉迟恭的明白,有个“不得不明白”的过程。
唐代重臣李泌,实在了不起,自始至终,明白他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明白他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这种明白,是属于智慧型的;白居易稍逊一点,他并非一开始就明白、就清醒,而是经过挫折,经过跌宕,才找好自己的位置,才站稳自己的脚跟,这种于迷失中得来的明白,是属于觉悟型的;作为一位武将的尉迟敬德,则完完全全是属于“被明白”——不得不明白的明白。当然,无论什么样的明白,也比不明白要强上百倍。
尉迟恭,字敬德。李世民发动的玄武门之变得以成功,他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若没有他,李世民能否坐稳江山,还真是没把握。据《新唐书》,李建成进宫,被埋伏在玄武门的李世民,举弓射杀。“隐太子死,敬德领骑七十趋玄武门。王马逸(李世民从马上掉下来的体面说法),坠林下,元吉将夺弓窘王,敬德驰叱之,元吉走,遂射杀之。”而据《旧唐书》:武德九年“六月四日,建成既死,敬德领七十骑蹑踵继至,元吉走马东奔,左右射之坠马。太宗所乘马又逸于林下,横被所绊,坠不能兴。元吉遽来夺弓,垂欲相扼,敬德跃马叱之。于是步走欲归武德殿,敬德奔逐射杀之。”这时,“宫、府兵屯玄武门,战不解,敬德持二首示之,乃去。”
在秦王府的评功总结会上,唐太宗认为“敬德与长孙无忌为第一,各赐绢万匹。齐王府财币器物,封其全邸,尽赐敬德。”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王朝历史中,功臣通常不大好当。第一,功高震主,做皇帝的早晚要除掉你;第二,居功自傲,做皇帝的不会永远庇护你;第三,辉煌不再,做皇帝的未必总是需要你;第四,老本吃光,走向反面,到那时就别怪做皇帝的不念旧情了。因此,功臣往往不得善终。
尉迟敬德是位武将,“好讦直,负其功,每见无忌、玄龄、如晦等短长,必面折廷辩,由是与执政不平。三年,出为襄州都督。”可见他和历代居功自傲的臣下一样,不但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地跋扈专横,甚至背久了这样一个功臣包袱,连皇帝也不大买账了。于是,李世民将其外放襄州。
贞观六年(公元632年)“累迁同州剌史,尝侍宴庆善宫,时有班在其上者,敬德怒曰:‘汝有何功?合坐我上!’任城王道宗次其下,因解喻之。敬德勃然,拳殴道宗目,几至眇,太宗不怿而罢。”
这是一次在李世民的出生地武功举行宴会,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豪情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