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与过一场历史上著名的战争——定州之战。这场战争发生在后梁龙德二年(922年)正月,我所在的晋国面临契丹南侵的威胁,我们不得不进行抗击。前一年,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率军南侵,攻打了涿州并向定州进攻。为了保护北疆,我所在的晋王李存勖亲自率军北上,十二月份赶到定州,准备进行救援。然而,契丹与晋军第一次交战发生在新城,我所在的晋军成功阻止了契丹军队的前进。接下来在望都,双方再度交战,这一次契丹军队被彻底击溃,最终不得不撤退。 事实上,这场战争的背景比较复杂。根据历史记载,成德镇军将张文礼挑起了一场兵变,杀死了晋国的节度使王镕,并向晋王李存勖请求授予节钺。然而张文礼并没有就此罢手,他继续向后梁和契丹两国求援,请求出兵将晋国赶出河北。在这种情况下,我和我的同僚不得不冒着极大的风险参加这次战争,协助晋国击退契丹军队的南侵。我亲身经历了一场关于镇州之战的历史事件。在那时,成德留后张文礼命大将阎宝和史建瑭北上攻打镇州。然而,这次攻打引起了周围地区的军阀王处直的忧虑。他害怕如果镇州失守,后继的义武军也会受到攻击。于是他请求晋国李存勖赦免张文礼,并继续联盟共抗后梁。可是,李存勖拒绝了他的请求。为了应对镇州之危,他派王郁前往贿赂契丹人,请求他们出兵攻击晋军,以解镇州之围。 这场战争发生在921年的十月份。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出兵南下,在攻下古北口后,开始攻打周边城镇,包括檀州、顺州、三河、良乡、望都、潞县、满城以及遂城等地。十二月份,他攻打幽州未能成功,于是向南进军攻打涿州,俘虏了当地的刺史李嗣弼,接着又进攻定州。定州离镇州仅120里,我所在的晋王李存勖担心腹背受敌,不顾镇州战事,亲率亲兵五千人赶往定州进行救援。而我所在的神武都指挥使王思同则率军在狼山屯军,试图阻止契丹军的南进。 在这场战争中,最激烈的是新城之战。据说,这场战役发生在龙德二年,契丹与晋军在新城进行了激烈的交战,而晋军最终成功打败了契丹的进攻。我亲身经历了镇州之战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段。那是在922年正月十三日,当时我所在的晋军抵达了新城南。就在这时,契丹前锋三千名骑兵从新乐渡沙河南行,已经接近了镇州边界。我们晋军面对契丹军的逼近,有一部分士兵感到惊慌不安,匆忙逃走,而统领部队的将领们也很难禁止。同时,在对抗契丹军的战略上,晋军将领们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许多人认为,契丹全军出动,寡不敌众,所以应该回师南下救援魏州,或者向西至井陉躲避一下。但是,李嗣昭和郭崇韬则坚决主张前进,先打击契丹前锋部队以迫使契丹全军撤退。 最终,晋国的李存勖采纳了后者的意见。他说:“我率数万兵马平定山东,如今遇到小小契丹便要逃避,我们晋国又怎么面对四海呢?”于是,他亲率精骑五千人先前进。契丹的万余名骑兵见状,吓得惊慌失措地退走了。李存勖则立即分出两路追击,恰逢沙河桥狭冰薄,契丹不少兵士因此溺死水中。那晚,李存勖带领兵马驻扎在新乐,而契丹皇帝阿保机则全军退保望都。 可是,故事还没有结束。正月十七日,李存勖率领士兵来到望都,契丹军随即迎战,将晋军重重围住,领导人秃驴带着队伍立即出动,让我感到非常沮丧。在李存勖自中午战斗到傍晚的期间,他们一直被契丹军包围,早已无法摆脱。正当我们已经感到绝望之际,李嗣昭带着三百骑兵来到战场,横击契丹军的侧翼,打乱了他们的攻势。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存勖成功地脱困。在定州之战中,我们晋国主力遭遇到了契丹军的进攻。可是,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战斗之后,我和我的战友们总算是成功地打败了契丹军,救出了李存勖。而随后,李存勖也乘胜追击,大败契丹军,甚至追到了易州。而当时地面上的雪深达到五尺,契丹的兵马因为没有刍草而饿死了很多。在李存勖的战术追击下,他们最终被迫缩回了幽州。 此外,代州刺史李嗣肱也在这场战争中收复了山北妫、儒、武等州的领土。综合来看,定州之战是我们晋王李存勖亲自参与的一场规模相当大的战役。通过这场战争,我们晋军成功地打击了契丹的气焰,并保卫了幽州及其以南广大的领地。这不仅阻止了张文礼的扩张,陷其于孤立之中,也有力地支持了晋军在黄河沿线的作战。

作者 admin